24本殘雪經典作品集-pdf,txt,mobi,kindle,epub電子版書免費下載

由于鏈接總是被和諧,需要本書電子版的朋友關注公眾號:奧丁讀書小站(賬號:njdy668),首頁回復數字:2424,或者書名,自動彈出下載地址.

【還可以加V信:209993658,免費領取電子書】

作者:殘雪

殘雪,原名鄧小華,女,湖南耒陽人。1970年后歷任街道工廠工人,個體裁縫。1985年開始發表作品。1988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先鋒派文學代表人物。部分作品在香港和臺灣出版,并被譯介到日本、法國、意大利、德國和加拿大等國家。

1953年5月30日,殘雪出生于長沙。

2015年,殘雪的作品獲得美國紐斯達克文學獎提名;獲得美國最佳翻譯圖書獎提名;獲得英國倫敦獨立外國小說獎提名。

目錄

1.《黑暗地母的禮物》(上)

2.《輝煌的裂變》

3.《邊疆》

4.《殘雪文學觀》

5.《解讀博爾赫斯》

6.《地獄中的獨行者》

7.《靈魂的城堡 理解卡夫卡》

8.《呂芳詩小姐》

9.《美人》

10.《趨光運動》

11.《藝術復仇:殘雪文學筆記》

12.《永生的操練:解讀《神曲》》

13.《最后的情人》

14.《思想匯報》

15.《侵蝕》

16.《情侶手記》

17.《紫晶月季花》

18.《一株柳樹的自白》

19.《垂直的閱讀》

20.《殘雪文集 第一卷?蒼老的浮云》

21.《殘雪文集 第二卷?痕》

22.《殘雪文集 第三卷?開鑿》

23.《殘雪文集 第四卷?突圍表演》

24.《為了報仇寫小說:殘雪訪談錄》

物經歷

殘雪自1997年開始對卡夫卡、博爾赫斯、莎士比亞、歌德、但丁、魯迅等中外著名文學大師經典作品的解讀,大師們精神思想的深度對殘雪發生重大影響,殘雪的解讀不僅僅是在證明她自己的特殊創作、闡述她自己的獨特文學觀,也是在積聚大爆發的能量,使她自己的藝術創造能更清晰地呈現靈魂王國的景象,并由個人的精神世界到達人類靈魂的更深廣領域。

1985年—1986年,是殘雪創作的第一階段:
代表作品有《黃泥街》、《山上的小屋》,特點是人間煙火的味道較重,外部世界的干擾削弱了小說在靈魂內部的展開。

殘雪的所有的小說都是精神自傳,作為一位具有分裂人格的藝術工作者,這個現實永遠是她要擺脫的,是她一刻也容不了的,可以說正是可怕的現實在刺激著她的想象力。這便是創造中的“入世”和“出世”的關系。但現實恰好是永遠擺不脫的噩夢,它對人的糾纏也是永恒的。殘雪早期的作品并非有的評論者認為的“超現實”的,而是扎根于現實的泥土里的,并非純粹的“靈魂的風景”,而是來自對生活的記憶,即她所言的“正是可怕的現實在刺激著她的想象力。早期的作品處處充斥著對“可怕的現實”的描述,并且予以高密度集中、夸張的描寫。

殘雪的處女作《黃泥街》是反映文革影響最深的的作品,其中描繪的生活圖景處處喚醒一代人想努力遺忘的那些令人驚悸的噩夢般記憶:黃泥街人生活在骯臟污穢的環境中,吃的是泥巴、蠅子、動物死尸,喝的是陰溝水,住的是朽爛的茅草屋,到處是惡臭和垃圾糞便;人們相互之間充滿了惡毒和怨恨,家庭成員沒有半點溫情;他們的生命狀態是丑陋的,一切存在只令人感到惡心,但他們的語言與他們的生活形成反差,比如,說出“路線問題是個大是大非問題”等“文革”話語,黃泥街人已經被環境異化為蛆蟲或豺狼,卻偏偏操心著意識形態問題,有著關心社會的主人翁感,巨大的荒誕使人不由得對那只撥弄黃泥街人命運的巨手心生恐懼,對黃泥街人心生悲憫。生活在60、70年代的城市角落里的下層平民多少都經歷過這樣類似的生活。

殘雪早期作品的另一個內容是表現人性,“表達對人性的看法”,偏重展示人在各種關系——血緣關系、夫妻關系、情人關系、鄰里關系、同事關系——的糾葛中本色表演,展露連他們自身都無法意識到的最本質的東西。

1987年—1990年,是殘雪創作的第二階段:
代表作有《種在走廊上的蘋果樹》、《蒼老的浮云》以及當時唯一的一部長篇小說《突圍表演》,作品是從外向里挖掘,像旋風一樣層層深入的旋到內部(靈魂最深處)去。
1991年—2001年,是殘雪創作的第三階段:

代表作有《痕》,作品專門集中在一種深層次的東西上,以藝術家本身的創作為題材,拷問藝術的本質,達到“純文學”最理想的境界。

2002年之后,殘雪創作的第四階段:

跟以前又有不同,主要表現在風格的轉換上,《松明老師》等是這個時候的代表作,風格變得明朗樸素,但所探求的東西仍然是一貫的。

殘雪認為:“一名純文學作者的真實突破只有一個標準,那就是他的作品所達到的精神深度。”她認為自己“從事的是靈魂的探索”,她的作品“再現精神結構的原始圖像”。縱觀殘雪的創作,的確可以發現精神深度逐漸加深的痕跡。早期的從“黃泥街” 到“五香街”,對人性的探索的加深是顯而易見的。到了后期的創作整個進入了精神的世界,形成所謂“殘雪之謎”。這“謎”包括:結構上的,人們稱之為“殘雪的迷宮”;內容上的,作家提供給讀者的幾乎全是她的“靈魂的風景”,“人心成了最大的謎中之謎”。

殘雪后期作品的結構是自由的,它是精神流動的固態形狀,猶如火山爆發時巖漿四處崩散后形成的狀態,變幻莫測,無規律可尋。她的作品的所謂深層結構,即作家本人精神流動自然形成的結構,沒有出口和入口,所以若想置身其中,必然會感受無法進入的苦惱和它的排斥力量。

殘雪后期創作有許多精美的短篇。《歸途》是一個有趣的短篇,文本中的“我”,可將讀者帶到一座迷宮中,不知道會在這座迷宮里遇到什么,被引發出好奇心。在“我”“誤闖”小黑房后,有關以前房主人的故事每天都會被講述,而且每天故事都會有改變,最后連“我”也加入了講述,變得不那么急于找到“歸途”了。

《斷垣殘壁里的風景》是一篇吸引人的短篇,小說里的人物在斷垣殘壁里面看見了自己喜愛的風景,“就是閉起眼睛也如此”:她說自己從墻的裂縫里看到了水藻,還聽到水泡啵啵破裂聲,“這種沼澤地是十分特殊的,柔軟而富有彈性,人可以在上面來來往往,不會下陷。水藻就長在那邊的水洼里,真是茂密啊。”很明顯,她看到的不是現實景象,而是她“靈魂的風景”。

殘雪后期的一些重要作品也同樣引起了人們的重視,如以名字叫“痕”為主人公和以名字叫“述遺”為主人公的幾個中短篇《海的誘惑》、《痕》、《下山》、《新生活》等。這幾篇小說看起來都有故事情節,這似乎增加了小說的可讀性,但這更像是殘雪用來吸引讀者閱讀的一種詭計;無論主人公名稱是什么,他們都具有相同的精神氣質,思維模式相似;語言只是人物靈魂的外殼,其中人物之間的對話可分為:人物與自己靈魂的對話,這包括了和幻象之中出現的各種角色人物的對話,這是人物在黑暗靈魂之境中摸索前行時與分裂的各個自我對話,以及人物與外部世界的對話,如述遺和彭姨的對話,這是人物要拒斥然而又無法躲開的與外界的聯系;小說中的人物總是與周圍環境關系緊張,不能融入環境中,但他們又不敢貿然割斷與環境的聯系,如兒子阿敏或妻子伊姝是痕與環境的聯系和達成妥協的中介,是做為他抵御虛無感而存在的。彭姨、兒子阿敏、妻子伊姝的作用如同《斷垣殘壁里的風景》中“老女人”的作用。

他們還需要外界對他們進行確認,如痕需要有人來買他種的蔬菜、需要有人來評價他編草席的手藝和買走他編的草席,這使得人物得以確認自己進行靈魂探索或藝術探索的價值。這也是困擾著小說人物和作家的“入世”與“出世”的矛盾;總有什么東西在什么地方召喚著他們,使得他們的靈魂不能安寧,迫使他們不斷地追尋什么,如痕受藝術的誘惑不斷編出圖案不同的草席,受到神秘之境的誘惑不斷奔向海邊、進入夜里的大海,渴望向海的心臟游去,這也與《斷垣殘壁里的風景》中人物的心靈歷程相似。在述遺和痕看來,那死的深淵的意境和海的幽處的意境是靈魂王國的最純美之境,也是殘雪所說的“透明境界”。

“透明境界”——一道靈魂風景:殘雪說:“‘我’到過了那種異境,‘我’看見了,有時看見的是一條魚、一個香爐,有時看見的則是可以在其間長久跋涉的大山。小的異物透明而精致,放到耳邊,便響起宇宙的回聲。這樣的異物可以無限止地變換,正如人在異境中可以無限止地分身。既令人眼花繚亂,又萬變不離其宗。每天,‘我’有一段時間離開人間,下降到黑暗的王國去歷險,‘我’在那里看見異物,妙不可言的異物。

‘我’上升到地面之后,便匆匆對它們進行粗疏的描述。‘我’描述的工具是何等的拙劣。然而沒有關系,明快的、回腸蕩氣的東西會從文字里的暗示里被釋放出來——只要作品同精于此道的內行讀者相遇。”“‘我’沒能說出它們的美,但‘我’提供了暗示,讀者通過這些暗示,有可能找到再現它們風采的途徑。面對永恒之物,人所能做的只能是提供暗示,誰又能抓得住永恒呢?”殘雪表述了現存的語言對表達不可思議的美的事物的蒼白無力,有些地方人類的語言無法抵達,人類精神流動的瞬息萬變也增加了描述它的困難,她只能給讀者提供暗示。

個人生活

殘雪的父親曾任《新湖南報》社長,母親也在報社工作。1957年,父親作為“新湖南報右派反黨集團”頭目被打倒。家庭由此陷入困頓。殘雪從小由外婆帶大,她的外婆是一個沾滿了楚地巫風習性的人物。

神秘的童年經驗一直追隨著殘雪,成了她長大后無法抹去的童年記憶,她說:“幾次跟隨外婆在天井里趕鬼的經驗烙在了她的‘靈魂’上。”特殊的成長經歷,使殘雪沾染了楚巫文化的神秘因子,楚巫文化逐漸內化為她一種獨特的精神氣質。外婆在她7歲時因饑餓而死亡。

殘雪小學畢業(即“文革”開始)即失學。1970年,經街道辦事處安排,做過銑工、裝配工、赤腳醫生等與文學無關的工作,生孩子后又去當過代課老師。因為未能正式工作,決心自學縫紉,和丈夫一起成為個體裁縫,為期5年。

人物評價

殘雪是20世紀80年代中國文壇頗具影響力的先鋒派作家之一。殘雪以其創作面貌及其個人精神氣質的獨特性,形成了所謂的“殘雪之謎”。殘雪顛覆男性傳統價值觀和審美心理中的女性形象,解構男性英雄主義話語,同時試圖建立自己的文學世界。

——穆厚琴(連云港師范高等專科學校中文系副教授)

殘雪則是由內向外的先鋒文學代表性作家,是從自我經驗出發,思考到了與西方現代派相似的主題,她所反映的現代中國人的特殊心理,如焦慮、恐懼、異化等,以及她所采取的心理感覺敘述,不期然地與西方現代派的敘述方式相重疊。殘雪從內心出發應和了現代派的主題,并不容易被人們理解;人們誤以為殘雪就是從學習卡夫卡和博爾赫斯而走上先鋒文學的,于是以卡夫卡和博爾赫斯為標尺來剪裁殘雪的創作,這反而掩蓋了殘雪的獨創性;殘雪的創作在前后期發生明顯變化,后期的小說更加具有理性。殘雪的“內”既包含著她的文化積累,也包含著她的生長環境和文化性格。

——賀紹俊(沈陽師范大學中國文化與文學研究所副所長,教授)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